【如椿24h一宣 · 冬至】

来呀来呀相约九八(?

一株枇杷树: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庐山烟雨浙江潮,未到千般恨不消。 
      到得还来别无事,庐山烟雨浙江潮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——苏轼《观潮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


世事浩如烟海,心驰神往者十有八九,像是卢山烟雨钱塘江潮,平生若不能一览岂不是抱憾终身?于是万虑上身,心魔难安,一意孤行不敢返璞归真。


最终兜兜转转,又回原点,最后追思都成荒唐的梦,悲凉的劫,好在还能和故人再叹一句“庐山烟雨浙江潮”。


 


大家好这里是姗姗来迟的如椿24h一宣,活动时间在冬至日(12.22)这一天阴极之至,阳气始生,是结束,也是开始。


 


活动平台:LOFTER


活动标签:如椿冬至日24h


已邀请到的老师(参照昨晚评论区来的,未分先后有任何出入请立马私信我):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@江溯流/暴躁老哥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@骑着单车喝奶茶(dbq我电脑不知道为什么@ 不了你)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@临鱼鱼🐳 


15:00 @☁️胡 


22:00@鹤楚刑 


20:00 @月半明


最后@我寄几
 


(以上老师可以私信我那一天的时间啦)


活动暂定1h/ 人(我都担心凑不齐15555551


非常抱歉这么晚才发我刚刚从学校到家,而且我找敏感词找了10分钟(。


活动还非常缺人所以请乐意参加活动的老师私信我!发两篇文/画/字链接,我就稍稍稍微瞅瞅毕竟大概人本来就不会多( •̥́ ˍ •̀ू )


注:如果我没有及时回私信,那么就是我因为控制不住刷lof而把它卸了......但是近期我会尽量都在的/ 鞠躬

贺朝:别爱我,没结果,西楼大佬喜欢我。

【拒绝校园暴力,我们在路上】

瓜君:

孤舟寒江雪:



昔日扬尘处:







行无忧:















德古林那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憋了很久,还是想在这里瞎逼逼一下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我有一个初中同学,在初二我得肺炎半死不活的时候,在教室里,用很恶心的话当面侮辱我,两次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——打出来都怕脏了各位的眼睛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为什么呢?只因为我不愿意帮她的“朋友”,一个和我八竿子打不着的女同学占座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我怒了,起身要动手,被其他家长们拦住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过后呢,我去打点滴,她用很“诚恳”的言辞在电话里向我道歉,哭着保证“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当时年轻啊,忍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今年我高一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我这个人呢,不太合群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她呢,见人说人,见鬼说鬼话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新班级里认识我的只有她,她却认识很多和她一起补课的同学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背地里,她用更加肮脏的话来污蔑我,诽谤我,说我经常挑衅,被她打得进了医院,出院后又挑衅,又被打。说我勾引男生摸胸,以及种种种种更加莫名其妙的指控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不仅如此,这位仁兄还顺带着黑遍了我的初中班级。从同学到家长再到教师,无一幸免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顺提一句,她曾经当众表示自己是一名蕾丝,并以此为骄傲。她曾追求过初中的化学老师,种种纠缠,被拒后崩溃大哭,吵着要跳楼。现在,自称在追求一名初三的学妹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更为可怕的是,被无故侮辱的这些同胞们,全是曾经无私帮助过她的人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包括我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于是呢,那天中午,我把她喊到了一间空屋,当着班主任的面当面对质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这位狗逼一开始死不承认,后来更是当众叫嚣:“你要什么呀,要我的命吗?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我说抱歉,你这条命,谁稀罕要啊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这场撕逼发生在十一月份。班主任警告了她,又让我们不得声张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从此,我再没跟她说过一个字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这一年的一月末,她才给我写了一封“道歉信”,信中极尽能事地逃避罪恶,洗白自己,还想要我感激涕零地原谅她,“重新成为好朋友”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班主任呢,劝我放下,劝我原谅她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我呸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她在那篇被自称为道歉信的废草纸上写,以后若再评论他人,以命相抵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——我去你妈的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若是泼完脏水后以命相抵便够了,哪里又来那么多怨怼和死仇?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她根本没有意识到,这是一种名为“言语欺凌”的犯罪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被她辱骂过,被欺凌者欺凌过的孩子数不胜数,但是,只有我一个人有胆量站出来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“我画画好丑啊,太太们的手都是被天使吻过的,我也想成为太太呜呜呜。”


“……想让我吻你的手就直说,别拐弯抹角的。”

广播剧爻特别可爱!!!

现在大家应该还没忙起来,所以我天天和爻爻聊天qwq

呜呜呜宝宝我爱你啊啊啊

真好

“费渡眉眼一弯,收起先前凶狠的利爪和獠牙,在骆闻舟本来要被伤个血肉淋漓的手背印下一吻。”


“我骗你的。”


看不太出来的舟渡

“我是最肮脏的灵长类动物,带着满身可怖的血污和泥土降临在这世上,在迎来送往里拥有了人类所有的劣根性。我冷酷无情贪财惜命,这世上其他人于我也不过是蝼蚁,但是……


但是我曾在无数个无风无月的黑夜里幻想,有一天我披着满身的阳光就像普通人一样,捧着一颗星星般闪耀的炽热的心,把它小心翼翼的交到你手里——然后,我会把脸埋进你的胸口,把陈年的伤口一刀刀剜烂再让它愈合的焕然一新,就好像在你的怀里重获新生。”

“有时我真想写一段冗长而又甜腻的自我介绍,用世界上最华丽的词藻和最优美的句子堆砌起这个文段,像工匠虔诚地用玉石搭起宫殿一般斟酌词句;我还要把我所有的优点一个个铺出来,剖开给你看,让他们成为宫殿里最美丽的装饰——我真想用这样的方式跟你说:请喜欢我,更喜欢我,就像宫殿里至高无上的王喜欢他的宝座。”

春花秋月


原曲:是风动


bhys我少填了一段……